• 返回: 麻衣相师

    第724章 无形丝线

    他恐怕也被这里的东西给控制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不过控制我们的是什么,头发丝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根本没等我想出什么来,脚底的土已经被我这一下卷上来,白藿香怎么也没想到我能对她出手,眼睛瞬间就瞪大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还好苏寻反应快,一把拽住了白藿香和锅盖头,翻身躲了过去,也直愣愣的看着我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想张嘴,可浑身都像是被看不见的线缠住了,根本就挣扎不开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寻一皱眉头,像是反应过来了,回身挽起了元神弓,一道白光对着我就射过来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光掠过,我就觉出身边顿时松了一下子——好像那些看不见的头发丝断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半边身子也能活动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立刻伸手去抓玄素尺,同时大声说道:“那女的不是人,你们快跑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这个时候,我就觉出来,我的左手猛地抄上来,五指一并,对着自己的右手就砍了下去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只有右半边身子恢复自由了,左半边看来还被缠着,根本不像是自己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立马旋过了玄素尺,对着左边划了过去——左边身子,肯定是被什么操控住了,砍断了就自由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滋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像是数不清的头发,对着这里卷了过来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坏了,这几个小时,我也看不清楚东西,辨别不出这是什么气,但瞬间就感觉,左边身子的力气,猛地就大了起来,一拳对着我下巴就上来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一下,带了老四的气劲儿,我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就凌空而起,重重的撞在了土壁上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本来身体就受到了尸气的侵袭,还没好利索,这一下只觉得胸口里一阵闷痛,一口血就吐出来了,眼前全是金花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藿香顿时就是一声尖叫,奔着我这边就要跑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寻也知道这里危险,要拽住她,可她回手就是冷冰冰的一把金针,那个势头,凌厉的六亲不认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寻本能闪避过去,白藿香趁着这个功夫就要过来,可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别过来,这里有奇怪的头发丝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藿香一皱眉头,忽然掏出了一把东西,对着面前就撒了下来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半空中传来细微的声音,像是很多细细的东西,被烧断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锅盖头忽然大叫了起来:“毛宝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,就看见那个长发女人身后,似乎有很多东西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很像是仓库里面的大米袋子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那显然不是大米袋子——那些白色的东西,会动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而其中一个“大米袋子”中间,露出了一点红色,正像是一直塑料拖鞋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那些失踪的小孩儿,是被拖到了这里来了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——我立刻看向了其中最大的袋子,哑巴兰肯定也被包在里面了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寻盯着那些东西,喃喃的说道:“茧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没错——确实是茧,是由那些“头发丝”组成的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头发丝”是又细又韧,细到直接看,都看不出来,我半边身子,就是被那“头发丝”给牵扯住了,所以失去了控制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程星河一直没回头——想也知道,他虽然心里明白,可也早被这些丝线给控制住了,所以动作,走路姿势,才会发生变化——他一直跟傀儡一样,被这些丝线牵着走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虽然因为身上没去除干净的尸气,看不清楚这个东西身上的气,但哑巴兰和程星河都不是吃干饭的主儿,却被这个东西控制住,那就说明这个东西,也不是什么善茬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灰百仓说的那个八丹灵物,就是这个长发大姐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立刻要运气,把自己支撑起来——可尸气没有清除干净,我能发挥出来的力量,连平时的一半都不到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而白藿香死死盯着我,忽然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千万不要运气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啥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藿香大声说道:“你看看你身上之前那个细细的伤口,现在是不是变成青色了?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低下头,一看自己的胳膊内侧,那个细细的伤痕,还真的乌青乌青的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按理说,这种小伤口,你不理它,它马上就好了,现在变了颜色,也只有一种解释——这个玩意儿的“头发丝”,不光能把人给束缚控制住,还他妈的有毒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从灰百仓发现开始,她已经潜伏在我身边挺长时间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卧槽,我跟这个长发大姐,分明是第一次见面,她怎么就这么青眼相向,要来缠我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,一阵细微的破风声冲过来,白藿香一只手又把那种奇怪的粉末扬了出来,阻挡住那些看不到的“头发丝”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那个长发大姐见到了锅盖头,缓缓的就伸出了一只手,摆了摆,显然是要叫锅盖头过去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而锅盖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弟弟在茧子里,也急了,挣脱开白藿香就要闯进去:“毛宝!哥要死,也跟你死一起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白藿香也知道他是去送死,立刻伸手要抓他,可根本来不及,长发大姐的手一扬,那些头发丝的势头,来的别提多快了,她脸色顿时就白了,回手撒出粉末挡在自己面前,才勉强没被头发丝给缠住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儿兄弟和哑巴兰程星河死在面前,我一只手还是运了气,直接把身上缠着的头发丝撕扯开,一手旋过玄素尺,对着长发大姐就过去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起来——我们只能看见她的背影,她的脸,一直都没露出来过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快一点——我要更快一点!快过那些头发丝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没想到,我往前这么一扑,就感觉出来,数不清的头发丝划出凌厉的破风声,从四面八方对着我缠了过来,因为无法望气,所以根本不知道哪里是空门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卧槽,这尸气,怎么还没散尽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苏寻也没闲着,趁着白藿香的粉末挡住了一部分头发丝,一道元神弓从我身后就射出来了,我立刻跟着元神弓撕裂的地方冲,果然顺利到了长发大姐面前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东西吃人,我们已经亲眼看见了,现如今砍死她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玄素尺一横,我对着她的脖子就下去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听到了一阵非常温柔的声音:“北斗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顿时一愣——这个长发大姐,认识我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缓缓回过头,我看见了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是上次,在我妈老同学梅姨那看到的旧照片里的脸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非常温柔,非常美丽,眼睛的形状,跟我一模一样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妈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整个人身上,都像是笼罩了一层的柔光,好像壁画里走出来的一样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对着我笑,眼角挂着泪花:“妈很想你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妈——我妈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过来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对我伸出了两只手:“让妈好好看看你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不由自主,就放下了拿着玄素尺的手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真是我妈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远远的,我似乎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可好像离得太远了,我根本分辨不清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只想靠近她——我想问她,为什么不要我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可我问不出来,只觉得,只要她回来了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伸出了手,爱怜的就要抱住我,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忽然就觉得脸上一阵剧痛,整个人就飞出去了老远,再一次撞在了土壁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不受控制就咳嗽了起来,可剧痛让人立刻清醒,我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血,是乌青色的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个撒逼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人家认贼作父,你他妈的认妖做母,想妈想疯了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因为剧烈的撞击,我出现了耳鸣,这个声音也是忽远忽近,却听得十分清楚——程星河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抬头,可不是那个二百五吗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他一只手指着我,跳脚大骂:“老子中了丝线上的毒,还指望着你来救老子,你可倒好,对老子的眼神视而不见,还对着长毛的投怀送抱,你平时的脑子喂狗了?罢了罢了,真是观音娘娘拜观音——求人不如求己。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卧槽?你的眼神,我他妈的哪儿知道你眼神带什么意思,你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张嘴倒是想骂他,可一下就看出来,他嘴角也渗出了血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说起来——他不是中毒了吗?怎么从控制之中缓过来的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难不成——他是把自己嘴里的肉,咬下来了一块,用剧痛迫使自己清醒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货平时又懒又馋,又怕死又怕疼,原来还有这个魄力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你还撒什么愣呢?”程星河怒吼道:“再不快起来,大家只能一起当妖怪的粑粑了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立马反应过来,回头看向白藿香和苏寻——他们俩虽然也担心我们,但是面前那些茧子里的人也重要,已经一边护着锅盖头,一边奔着那些茧子过去了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一只手撑着土壁站起来,看向了那个长发大姐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她还是没有露出脸来,自然也不可能是我妈,刚才那一幕,是毒性让人产生的幻觉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但是,只要稍微一失神,我就跟幻听一样,听到了她的声音:“儿子——过来,儿子……过来!”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一股被欺骗的感觉蹭的涌上了头——说不上是失望,还是愤怒,你他妈的跟谁叫儿子呢!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而且,丝线,有毒,这是什么东西?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立马反应过来了——这个八丹灵物的元身,是个蜘蛛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mianhuatang2.com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  国外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