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山河运

    第两百章:白芊芊


        短暂的胜利对于一场浩大而旷日持久的战争而言,起到的作用微不足道,不过是鼓舞那些身处疫情漩涡中心的士兵们,让他们鼓起勇气,继续奋战。燕戎大名鼎鼎的虎豹营全军覆没在孟懿宁的手下,大夏的朝堂之上在无人胆敢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。
        但是燕戎不会因为折了两三千人马就停滞不前。
        大夏所处于的血雨腥风比往常还要剧烈,它就像是被诅咒的国家,瘟疫、战乱一起爆发,君王崩逝,国家内忧外患。老臣力王狂澜,只希望可以扶起这将要倾倒的大厦。
        曾经被虎豹营攻占的城池渐渐的被燕戎大军所清洗。孟懿宁一动不动的坐在吱呀吱呀的木头椅子上,眼底猩红的说:“怪我,这件事情,我难逃其咎。”她扶着自己额头,脑中一腾腾热气灼烧的自己都直不起来腰干。
        夏王景池默不做声了许久,终于说到:“他们本来也是要这样做的,你又何必都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        “是我,如果不是我如此的打燕戎王的脸面,也许城中的百姓还能逃过一劫。”她声音沙哑,显然已经是很久没有睡好觉了,孟懿宁的头发在阳光下有些枯黄,脸上挂着不属于她的沧桑和疲惫。乐毅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轻轻地抚摸着她冰凉的后背,温柔的说道:“没事的。”
        孟懿宁没有结果茶盏,霍然站起身来皱着眉头,“怎么没事!”
        “懿宁,”景池轻轻唤了一声,就像是当年她还住在王府里的岁月一样,他宽慰她,让姑娘不要自责:“燕戎每占领一座城池,必然会屠城,这两百年来不都是这个样子吗?你又何必把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呢?若不是你,我们还没有战胜虎豹营,后果更不堪设想。你的所作所为正好杀杀燕戎的锐气。”
        “只杀锐气有何作用!”孟懿宁看向别处,皱着眉头,情绪跌宕起伏。
        “你累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是累了,我快马加鞭赶回来,就见到朝堂之上一片平静,和走的时候一样,我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”姑娘说道,她太失望了,本来期盼着多一些将领,多一些将军可以稳定大夏如今的局面,但是看来依旧除了屈指可数的老臣,没有人挺身而出。
        孟懿宁叹了一口气,“算了,都算了。我王可有来信说什么?”
        “风华郡主从便将派兵驰援。”
        “多少兵马?”
        “五万。”
        “也好。”孟懿宁这才稍稍的放松下来。
        她在全歼燕戎虎豹营之后,把燕戎阵亡将士的头颅一一割了下来,双手鲜血淋漓的找了几个人送到了燕戎边境,那几千个头颅睁着双眼,恐惧的看着前往。像是一座假山一样堆砌在燕戎的城门口。鲜血流淌在墙砖的缝隙之中,一个个狰狞而又活生生的面孔映照在燕戎王的脑海中。那本以为是燕戎最精锐的部队,却被打得落花流水。
        当日,高力扎的头颅也如同风筝一样挂在了他华丽的府邸门口,在西北的风中摇摇晃晃。他像是一只年迈的老鼠,尖嘴猴腮,紧闭双眼,虽然头被燃烧成了黑色,但是以及可以辨别清楚面孔。侍卫原本想把他的头放下来,结果轻轻一拉,那却又如同鬼怪一样,驾着一串烟花窜天儿去,在阴暗的天空炸裂开来,劈里啪啦的像是喜庆的节日。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老百姓对着晴空和指指点点,还大笑起来。
        头颅落下,“咣当”一声清脆的响动,众人围过去观看,只见到头颅之间滚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钢管。侍卫捡起来轻轻一磕碰,一个小小的绢帛落在了掌心之间,展开一看,只有五个大字:白芊芊在此。
  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白芊芊是谁,这个绢帛交到了燕戎王手里,他也丝毫想不起来这个姓名究竟来自于何方。占卦问凶吉,才道出是一个旧臣子。燕戎王猛然想起当年被诛杀的白衍一家,勒令长官户籍的官员查看了当年的书卷才发现,白衍将军的幼女正是白芊芊。
        自那日起,绢帛的消息不胫而走,白芊芊的名字像一个梦魇般笼罩在燕戎上空。这个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当初白家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全部应该死在了大雪之中,哪里还能容得了这个小姑娘兴风作浪。
        白衍将军当年战功赫赫,惨遭杀害百姓也极为不平,如今竟然听说他的小女儿在世,各种故事纷至沓来。一传十十传百,燕戎民间有人穿白衍将军的幼女是神仙在世,遇见不平定要拔刀报仇,也有人说白芊芊当初由奶妈救走,长在了世外高人的深山之中,下山第一件事就是亲自血刃杀害自己父亲的高力扎。也有说书人编出了故事,说着孟懿宁被得道高人所救成为了仙人,原本不问世事,然而大争之世必须领兵伐乱平定四方才能结束这无边的战火,所以小小的姑娘以一己之驱,诛杀了入侵大夏的虎豹营。
        孟懿宁并不知道,自己的名字在宗教色彩浓郁的燕戎大地上,一朝一夕之间已经生出来了成百上千个版本开始广为流传。就像是一个瑰丽的神话传说,一夜之间百越街头无人不知晓白芊芊这三个字。
        而自己当时写这个绢帛,无非就是像一个战书一般告诉燕戎王,我回来了。
        燕戎不是她的母国,是燕戎王因为一己私利背弃了她,背弃了整个白家。
        她会穿着与父亲一模一样的盔甲,踏平百越。
        孟懿宁不会想到自己当初的这个无心之举,竟然改变了燕戎数百年的国家走向,多少年以后岁月呼啸,年华流水,无数传说与歌颂都是从这张小小的绢帛开始演绎诉说。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在这里缓缓地生根发芽,历史如同滔天的河流在这里竟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。而此时小小姑娘却还什么都不知道,燕戎人们也无法想象自己的国家将会走向何方。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mianhuatang2.com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  国外a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