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寒门凤华

  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女皇议政


        女皇笑道:“朕初入宫廷之时,就你现在的年纪,第一次到御前奉墨,便打翻了砚台。你可比朕那时强多了,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在宣政殿你没有给朕丢脸。”
        什么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在场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。
        出自:青,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;冰,水为之,而寒于水。
        更有北魏文人李谧和其老师文学博士孔璠就“青成蓝,蓝谢青”的典故。
        这就是一句形容学生超过老师的话。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女皇承认了刘辰星是——天子门生!
        再一句“宣政殿没给朕丢脸”,完完全全是向大家昭示了刘辰星是谁的人!
        虽知道刘辰星作为女皇钦点的头名状元,只要不出意外,以后多半是要留在女皇身边跑腿了,现在看来刘辰星会比他们所想还要受重视。
    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看向刘辰星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郑重。
        而刘辰星身上最醒目的一个标志,就是和魏王的流言,现在是已经证实魏王并没有为以权势压人为刘辰星铺路,可二人乃认识也是千真万确。
        还有从这一天的表现来看,刘辰星如此钻营又谄媚的性子,的确让人很难想象会和和魏王有小儿女情长,然世事难料,或者传出这样风牛马不相及的流言,就是掩盖刘辰星为魏王所用的这个事实也不一定。
        大佬们善于思此及彼,举一反三,不一时心中就埋下疑惑,望向刘辰星之余,余光也注意上了魏王。
        魏王似一无所觉,只和众人一样,看着刘辰星御前应对。
        听着女皇不仅认了她是天子门生,还把自己视为自己人,刘辰星是真激动了。
        她激动地抬头看了女皇一眼,又叉手一礼,更为躬身下去,道:“圣人九五至尊,英明神武!更是博古通今,旷世奇才也!臣今成为天子门生,已是荣幸之至,臣之才学岂及陛下万分之一?应该是天下有才之士,皆不及陛下。但臣深受陛下知遇之恩,有陛下开女科举,才有臣今日在此。青成蓝,蓝谢青,臣唯有忠君爱国,不负陛下之恩!”
        时人感情充沛外放,激动点表白情感是很常见的。
        但在君臣之间,为了防止没事找事的监察御史参一本,给自己落一个谗臣的名声,这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        所以对于表忠心,大臣们是克制而内敛的,当然比起历朝历代却已经足够奔放了。
        可是时人情感再奔放,英明神武、旷世奇才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!?
        还说得如此诚恳又激动!
        简直毫无节操可言!
        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在盛世之下,老百姓丰衣足食不说,他们这些士大夫也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,崇尚魏晋名士风流,在乎身前身后的清誉。
        如此风气影响之下,众人再看刘辰星的目光虽郑重不变,甚至个别人更为正眼看刘辰星了,但眼底却也随之多了一分轻视的不赞同,一个小娘子居然此等谄媚。
        刘辰星自是不知道自己马匹拍的叭叭响之余,自己的形象也大为受损,当然就是知道也不在乎,她拍马屁怎么了?
        清高能当饭吃吗?
        何况她又没说错,这个世界上开天辟地第一位女皇帝,又开女科举,还反思现在策文选士的弊端,处处都具有前瞻性,怎么都当得起旷世英才的夸赞。
        俗话说忠言逆耳,花言巧语当然就顺耳了。
        如是,刘辰星说得理直气壮,女皇也听得顺耳。
        不过凡是过犹不及,女皇即便心里也是这样评价自己的,但当着一众朝中忠臣也不好继续多言,何况现在还在议政之中,和刘辰星一来一往已说了不少话,女皇遂说道:“你小小年纪,就有忠君爱国之心,实是难的。但世间之事,说之容易,做起来却难。望你今后觐见今天所言,忠君爱国。”
        这样一句做了结尾,女皇话锋一转,便是言归正传道:“你平身吧。朕宣你过来,不是看你给朕行礼,是你策文关于科举之言尚可,你又作为殿试第一名,乃殿试的受益者,应有几分可用言论。现在将你殿试所作策文为大家诵读一遍。”
    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女皇的声音已然越发冰冷,全然是公事公办的语气。
        刘辰星知道现在不是她谄媚表忠心的时候了,个人秀已经结束,当下一言不发地默默退到御案右侧。
        这时,有女皇身边的宫人将御案上的策文试卷递给她,刘辰星也不再彰显自己记忆力出众,其实根本不需要试卷,她便能一字不差的背出来,还是双手恭敬的接过试卷,看字读道:
        “曰:‘文以足言,言以足志,言或可察,志隐于漠。’是知文者言之藻绘,志之筌蹄……故云:‘明试以言’,荩用此道也,今之对策,其试言之流欤?”
        “……诚理达而义举者,勿以文害言;词婉而论深者,勿以言害意:则可以包括群品,纲罗众途,察微知彰,以文用武矣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……至如怀一异能,负一偏技,鸣梭抗履之汇,声律鼎饪之俦,事虽易于缣缃,功不资于翰墨,则方以类聚,各有司存。谨对!”
        彼时,策文要求一千字内,刘辰星这一篇也就六百余字,不过三四分钟便已诵读完。
        因为是这篇策文的作者,对于文章大意刘辰星最是清楚不过,故一篇策文读得抑扬顿挫,在重点阐述观念的时候刻意放慢语速,给人思考的时间。
        是以,刘辰星的官话虽还带了几分河北口音,却已让在坐每一个人都清楚听明白这篇策文的字句及意思。
        她一读完,小太监便收了试卷,躬身放回了御案。
        女皇对底下人小动作视若无睹,只看着左右在座的朝臣,道:“尔等当听清楚了。这篇策文,乃朕认为科举以文章选拔人才,对于不善文辞表达者不公,询问更好的选材方式,故刘辰星有了此篇策文。文,肯定了科举以取士之法,并以从古至今的选材方式为证,清楚的回答了朕,科举以文章取士乃时下选才的上佳之选。然,今科举取士,却仍有大量人才被埋没,其根结还是在朝廷上!”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mianhuatang2.com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











    国外a片